后疫情时代,外贸人“白干”避坑指南

时间:2021-06-08 14:05 浏览该网站:未知

许多人都关心两个问题:

 

  • 这场疫情到底什么时候能够结束?

  • 全球经济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恢复正常?

 

确实,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(IMF)的预测,2020年全球经济增速预计为-4.4%,为二战结束后全球经济最低增速。

 

这意味着对于许多企业和个人来说,基本上整个2020年就是白干,例如我有一位朋友的企业,2020年的设计目标就是“盈利1元钱”。

 

对于全球经济复苏的渴望,大抵就好像是久旱盼甘霖。

 

但是,让我们先来看经济学家们对于经济复苏的观点:

 

一般来说,有五种经济复苏模型。(下方关于经济复苏模型的部分内容来自于“吴晓波频道”)

 

第一种叫“V型”,意思也就是说经济到达低谷之后,马上进行反弹。

 

部分经济学家认为,随着新冠疫苗的研发成功,2021年将会全面实现经济复苏,呈V型走势。

 

第二种叫“U型”,意思也就是说经济到达低谷之后,还会持续几个季度,然后再进行反弹。

 

部分经济学家认为,疫苗是可以在2021年覆盖到发达国家,但发展中国家至少需要等到2022年。

 

第三种叫“耐克型”,就好像耐克的商标√一样,即使经济会反弹,但复苏的速度非常缓慢且不达预期。

 

部分经济学家认为,全球经济恢复到正常至少还需要4年时间。

 

第四种叫“W型”。

 

部分经济学家认为,在新冠疫苗没有办法覆盖到位,且部分国家疫情控制不力(例如在风险未解除时解封,然后又紧急封禁,然后又解封.....)的时候;在接下来几年时间里,全球经济反复地出现下降,反弹,再下降,再反弹....的情况。

 

第五种叫“L型”。

 

部分悲观的经济学家认为,在经历了新冠疫情这种全球大事件之后,经济环境受到不可逆的伤害,在较长一段时间以内不会有复苏,也就是进入“经济大萧条”。

 

对于未来的经济复苏可能性,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观点。

 

而我个人最认可的,是后来出现的第六种模型“K型”。

 

简单来说就是全球经济在遭遇整体性下滑之后,呈现两极分化的复苏,一部分国家/行业/企业/个人迅速地反弹上升;

 

而另外一部分国家/行业/企业/个人仍然维持低位,甚至会在泥潭中越踩越深,这种形态的经济复苏主要有三种表现:

 

1.金融市场和实体经济的分化。

热钱的涌入让金融市场一路高歌,而实体经济则由于复工复产难的问题持续低迷。

 

就好像我有一个客户是当地的工厂,从去年第二季度到现在,一直都在不稳定地开开停停,订单量也锐减了接近90%,基本上只能够做到艰难维持。

 

2.不同行业之间的分化。

例如疫情期间防疫行业、健康行业、家电行业、家居行业、电子商务......热火朝天,而像餐饮旅游这样的,很多几乎已经没有办法再继续经营下去。

 

(即使是海底捞这样的巨头,即使是疫情控制得很好的国内,2020年的净利润都减少了90%)

 

3.个体贫富之间的分化。

对于一些普通民众来说,总有一件让人喜闻乐见的事情是:

 

某企业由于经营不善亏损XX亿元;

某某首富跌落福布斯财富排名榜;

某某公司老板沦落到开滴滴为生;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etc。

 

总而言之就是“眼看他起高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”,然后发出“你看这就是有钱人的下场”“挣那么多钱有什么用”的感叹。

 

但其实这些都是特例,真正具有普适意义的是事实:穷的越穷,富的越富

 

原因很简单,因为富人天然具备优质资源的优先拥有权。

 

举个简单的例子:

 

在国内疫情刚刚发生的时候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过“呀,现在疫情这么严重,经济形势这么严峻,不知道楼价会不会大幅下滑,许多有钱人的资产会不会大幅缩水”?

 

但事实上?

 

确实有些城市的房价有所下滑,但原本房价就高昂的城市/区域/小区,在经历了短时间的停滞之后,反倒是逆势而行一路上扬;

 

而那些房价原本就不高的城市/区域/小区,却长时间地陷入低迷。

 

那么请大家来思考几个问题:

 

那些高价格的资源,往往集中在谁手里?

 

那些低房价的资源,又往往集中在谁手里?

 

在市场发生剧烈变动的时候,资产受到最多伤害的到底是谁?

 

受到伤害最多的,其实是那些拥有劣势资源的人,因为富人本来就拥有的优质资源,在市场动荡的时候,比劣质资源更加保值,甚至富人可以在市场动荡时以更低廉的成本购入优质资源。

 

从这个角度出发我们再来看待全球疫情期间个体贫富之间的分化,确实有部分企业和个体借着机遇迎风而起(例如我同事在上个月的分享会上说他有一个朋友,疫情期间靠口罩生意挣了7位数);

 

但更多的却是原本就拥有核心资源的企业/个体,在疫情发生的时候有更大的可能性去从事市场导向型的生意

 

就好像疫情发生时大家都知道口罩能挣钱,但能够找到口罩的往往都是什么人?

 

是像你我这样,之前甚至都从来没有戴过口罩的人吗?

 

不,是本来就拥有口罩资源的人,或者本来就是防疫用品这个行业可以迅速切换生产线的企业。

 

正如同我在2017年的文章《我那么努力,为什么还是那么穷》这篇文章中讲到:

 

赚钱有三个层次:

 

第一个层次,靠勤奋努力挣钱。

 

例如每天准时上班,老实加班,像老黄牛那样勤勤恳恳,不管是打工也好,创业也罢,用体力交换报酬。

 

第二个层次,靠聪明才智挣钱。

 

例如找到某个市场痛点,设计出某个商业模式,具备可复制的专家经验,写写文章做做培训干干咨询,用脑力交换物质。

 

第三个层次,靠核心资源挣钱。

 

例如市场狂追指尖陀螺的时候,你刚好掌握了指尖陀螺的第一手货源;例如你有1000万,就算是存银行一年利息也有15万,用资源交换财富。

 

这三个层次里哪个能够挣最多的钱不好说,但反正挣钱最辛苦的肯定是第一个:靠勤奋努力挣钱。

 

正如同雷神曾经发过的一条朋友圈:

 

这个社会并不是靠努力和辛苦赚钱的。

 

论努力,农民伯伯比我们努力;

 

论辛苦,富士康的工人比我们辛苦,但是他们都赚不到大钱。

 

另外我们也发现,其实很多赚到大钱的人,他们都不辛苦。

 

综合上述,在“K型”经济复苏模型的指导下,我们应该清晰地认识到:

 

期望全球经济变暖然后影响我们个体变好,可能已经是一件不现实的事情了,至少在短期内不现实。

 

像我在2020年初的时候,就曾经有过一段时间不切实际的幻想。

 

当时我对于防疫用品不屑一顾,觉得这就是一波快钱而已,自己不想做也做不来,因此我选择的是坐等一切恢复正常。

 

从一开始的坐等国内供应链正常,到坐等国外市场端正常。

 

当然了,我这里所说的坐等,并不是说我们就什么事情都不做了,在那段时间里我们一样做了很多的事情:

 

包括公司内部的管理优化和人员培训,外部的供应链梳理,以及上线了新的官网、社交媒体和谷歌广告。

 

我的坐等,是指我们并没有去考虑新增业务,而是去等待原有业务的恢复。

 

然而就是这个决策,差点让公司在去年陷入了严重的漩涡。

 

当时,我公司最重要的业务是LED照明,其中最大的客户在当地拥有两家工厂主要从事政府项目。

 

我和对方合作了很多年的时间,互相之间都非常信任,付款方式除了到港前付款之后,我常年还有100多万人民币的无抵押无担保资金给他作为流动用途;

 

毕竟做政府项目的,现金流常常不是很足,而且疫情刚刚发生的时候,我还有好几条货柜在海上等着到达,货值几百万人民币。

 

本来我对于疫情还是挺乐观的,觉得有中国的成功经验在前,各国政府应该可以很快就把局面控制住,但是没想到,一个电话打破了我的幻想。

 

客户约我们开网络会议,对方所有的股东都出场了,期望只有一个:把原本到港前支付的条款,更改为OA 180天。

 

因为他们没钱了,疫情当前,政府没有余力做基础建设的工作,之前欠他们的货款也暂时还不了。

 

开完这场会,我几天都睡不好觉,白头发都多了好几根。

 

因为即使客户真的没有钱还我,但供应商的货款我却是无论如何都必须支付的,这是做生意最基本的商业道德。

 

可是,这也就意味着公司所有的流动现金我都得搭进去,估计下一步就得卖房卖车维持企业经营了。

 

还好,最终在努力争取之下,客户公司的几个大股东从各自家族找来了钱,追加了投资,至少把货款先给还了。

 

但无论如何,对方所受到的影响还是非常大的,两家工厂关了一家。

 

就是这个事件给我敲响了警钟,让我开始意识到,这场疫情估计没有办法在短时间内结束了,我必须赶紧做点什么,甚至必须马上进行转型升级。

 

事实上也真的如此,从去年第一季度到今天,接近一年时间过去,这个大客户的业务出现的断崖式下滑,对我们公司的应付账款也一直维持在接近百万人民币的水平。

 

假如当时的我没有毅然给公司新增了业务,估计现在公司都快要维持不下去了吧。

 

综合如上,我想重点表达的两个观点是:

 

1、全球经济复苏没有那么快到来,至少在2021年之内,控制新冠疫情依然还会是全世界的主旋律。

 

2、即使全球经济复苏,也有可能跟我们没有一毛钱的关系。

 

因为在这一轮资源重新分配的洗牌当中,K型的右下角可能成为了我们新的归宿。

 

那么,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?

 

在我看来,旧行为是无法导致新结果的,假如我们要在当前这种环境下实现破局,采取新行为几乎是一种必然。

 

什么样的新行为呢?

 

对此,我有三点建议:

 

1.对于企业来说:

重新审视和评估自己是否拥有核心竞争力(不管是能力还是资源),以及是否可以将其实现转型升级,去尝试满足随着全球疫情而改变的市场需求结构。

 

(具体,请大家阅读我之前的万字精华文章:《假如2021再来一次黑天鹅》)

 

2.对于个人来说:

不知道大家是否看过李嘉诚先生的“取势、明道、优术”:

 

势是大势、趋势;

道是本质、规律;

术是能力、方法。

 

大家觉得这三者当中最重要的是哪一个呢?

 

我觉得是第一个,因为在大势面前,个人的能力是微不足道的,就算我能力再强,但我所处的公司是一家火柴厂的话,难道我还能够把天给翻了吗?

 

疫情改变了许多行业,对于个体来说,考虑跳槽去K线右上角的行业,比死守在K线右下角的行业更有现实意义。

 

3.对于企业和个人来说:

请务必重视优质资源的评估和配比。

 

创业近十年,我有一个深刻的感悟是:

 

现金是最不值钱的资源,100万的现金放银行活期,在通货膨胀的影响下明年可能只等同于97万,就算加上理财的利息,也不过是勉勉强强跑赢通胀而已;

 

尤其是像我们这种持有美金的国际贸易企业,2020年3月的汇率为6.95,2021年3月的汇率为6.45,一年时间就足足缩水了7%

 

具有更高优质资源概率的东西,其实是不动产。

 

所以建议大家在力所能及的前提下,优先把现金置换为房产。

 

(先买车再买房,或者把买房的钱拿去买设备,或者卖了房去创业,大概率是会后悔的)

 

而且即使一开始只想着自住,也不要图便宜选择升值空间不大的房产,以我作为一个例子吧:

 

大概7年前我在小城市买了一套房,当初买的时候就知道升值空间不大。

 

因为整个小区的供应实在是太多了(直到今天都还住不满),但还是贪图清静幽雅的环境,买了。

 

7年之后的今天,我在顺德房子的价格已经涨到了当初购买价格的218%;

 

但在小城市的房子,却仅仅只是艰难地攀爬到了原价的137%,减去装修和房贷利息,几乎没有什么变化。

 

想象一下,假如当初我把这套房子买在了顺德,这笔资产的价值是不是就不一样了?

 

当我开始意识到这一点时,我咬咬牙把小城市的房子给卖了,然后用这笔钱在顺德的高增值区另外买了一套,幸运地一落地就涨了几十万。

 

这个例子,说的就是优质资产和劣质资产的区别。

 

综合如上,当疫情成为一种常态,当经济低迷成为长期存在的客观大环境时,我们最需要做的,就是“拥抱变化”。

 
在线客服